張大千為名醫費子彬畫像

2015/3/22  
  
本站分類:創作

張大千為名醫費子彬畫像

張大千

張大千被藝壇視為「五百年來一大千」。有書畫鑑賞家稱:「大千先生,於畫無所不能,我尤其佩服他的是他仿造古畫的本領,真是神乎其技,一言難盡。有一次,他臨摹了一幅石濤的山水,並仿效石濤的書體題:『自云荊關一隻眼』七個字,又蓋了一個『阿長』兩字的假圖章於其上,居然給他矇過了當時他老師的朋友黃賓虹先生,他得意極了。」又說:「大千之技,固尚遠不止此,凡是我國歷史上的幾個有名的畫家,他無所不能,無所不為,亦無所不精。公私藏家竟大多以『瑰寶』及『神品』視之。嗚呼大千,誠足以自豪矣。不但此也,大千對於摹仿各家的書法,尤其簽署,更是神乎其技,不可思議。我與他同客東京的時候,有一天晚上飯後,他興高采烈,在許多朋友面前,當場表現了他的『絕技』。他先寫了馬驎、唐寅、陳洪綬、八大山人、清湘石濤、金農幾個簽字,維妙維肖。這且不算外,還以左手寫了『子貞何紹基』五字,那簡直與真的一模一樣,絲毫無異。當時東京博物館的考古課長長杉山勇造也在場,看了之後,不禁目瞪口呆,有若木雞。」

張大千以妙手作畫,既為古今僅見之才。他以妙手寫真,卻為古今少數之筆,因為從來名畫家不屑寫人像,他們認為為人畫像那是畫匠的事,大千亦作如是觀。他為時人畫像,審慎綦嚴,惜墨如金,不輕易落筆。若必強求,或因勢不可推卻,則必索潤之巨,另聞者咋舌,其意在令其知難而退也。

據說當年徐世昌總統下野之後,某年他壽辰,剛好張大千適遊京津,招往畫像,卻為張大千所拒,徐世昌頗為恚怒,但亦無可奈何。後來這事為徐世昌的舊屬所聞,他們為討好故主,乃懇請張大千幫忙,張大千迫於眾意,知勢不可卻,才勉強答應,但索潤一萬元。眾人大譁,因為這個數目,在當時可買白米二千石,大家覺得潤例訂得太高了,於是請大千是否能稍降些。大千卻不為所動,告之曰:如果答應就畫,不答應便不畫。這跟菜市場不同,何可如蘿蔔青菜之掂斤論兩?話說得斬釘截鐵,意在使其知難而退也。徐世昌的舊屬們終恐與大千決裂,無以博故主之歡心,於是大家乃聚資一萬元,大千始為揮毫。

反之,如其人為所心儀的前輩,或為其生平知己,則大千會欣然走筆。如他曾為其四川前輩詩人、書畫家趙熙(堯生)及他哥哥張善子的老師傅增湘畫過像,也曾為電影紅星林黛畫過像。但據大千自言,生平為人寫照,先後不出十幅而已。晚年則僅為名醫費子彬畫過一幅像,這其中還有段故事。

費子彬祖籍江蘇武進的孟河,他的遠祖費宏,在明世宗朝官居首輔,因鑑於宦海多故,勉子孫勿再從政,開始以醫為業。計自明中葉以迄有清一代,孟河費氏之醫學,代有傳人,亘數百年之久而盛譽不衰。清代著名文人如俞樾、翁同龢、李慈銘等人的著作,都有關於孟河費氏醫藥之記載。尤以從不輕許人的李慈銘,在其《越縵堂日記》中推崇孟河費伯雄為「當代第一名醫」。費伯雄有獨子費畹滋,通六藝,精書畫,著有《舌鑑》、《群方警要》二書,皆為醫學名著。畹滋有三子,其中老三費惠甫,就是費子彬的父親。

鞎餃?敶?jpg 

費子彬

費子彬儘管家學淵源,但他並不急於繼承醫道。在他裘馬少年時代即遠走京華,公卿笑傲,極得段祺瑞之器重。燕都本為人文薈萃之區,他所結交的又都屬當代碩彥,側帽歌場,寄情詩酒,又誰知他從政之外,還懷有濟世活人之絕學?到了一九二六年秋,他南旋上海,在靜安寺路鳴玉坊,創設孟河費氏醫院。當時求者紛沓,有醫門如市之盛。其所以如此,不但是由於三百多年的名醫世家,還在於費子彬對於治症有獨擅的心得,所謂「輕藥治重症」,這是中醫最難達到的造詣,譬之太極拳術之「四兩撥千金」,寥寥幾味草藥,卻讓您藥到病除,不費吹灰之力。

一九四九年春,費子彬由上海南下,懸壺濟世於香江。一九六三年,張大千由南美來香港,擬轉往巴黎,已訂好飛機票。行前數日,忽覺喉頭浮脹,咳嗽頗劇,他原以為是感冒引起,也不太在意。一天偕友去澡堂沐浴,解衣之際,始覺右胸隆然墳起,如碗口大。浴罷,大千請其友,退去機票,獨訪費子彬,並示以病象。費子彬斷其為風邪鬱積,只須化痰清熱去邪,便可平服。語畢,授以自製藥粉(此即「費老五房」歷代相傳秘方之一種)一服,囑於歸後以溫水服用。次日,子彬又為處一方,囑服兩劑。如是三天,果見脹平咳止,胸腫若失。大千訝其奏效之速,轉以退去機票為失計。

 鞎餃?敶砍井憍?jpg

費子彬和夫人侯碧漪

張大千與費子彬交誼向篤,在上海時費夫人侯碧漪曾師事張大千習畫。侯碧漪江蘇無錫人,為清代侯葉唐侍郎之曾孫女,名門閨秀,家學淵源,早年從同邑吳觀岱、孫寒厓兩先生游,詩文書畫,已自蜚然。後執教於無錫競志師範學校有年,樂育英才,桃李盈門,為名震當時之藝術教育家。自歸費子彬後,五十年來,琴瑟和諧,鴻案相莊,人稱今之梁孟。其晚近書畫作品,造詣愈臻高古精純,且多喜放筆為水墨渲染之作,所謂由絢爛歸於平淡也。

 靘舐╡瞍?1947撟渡 敺桀?擐?.jpg

侯碧漪 1947年畫〈微妙香潔〉

張大千康復後,曾戲詢費子彬將索何物為謝?子彬答曰:「我輩工夫,都在幾個指頭上。我以是來,汝以是返,不如為我作一寫真為佳,謝於何有?」費子彬的所謂「在幾個指頭上」,是指畫家及醫生都靠著手指握筆或診脈。子彬亦工詩文,他自咏詩中有句云:「白髮蕭疏日日添,儘憑三指換油鹽。」前一句是寫實,後一句是自謙,他到了齒德俱尊的桑榆之歲,認為當醫生若無割股之心,豈不真為混飯的走方郎中?因此他確是一心一意的要以仁心仁術來壽世壽人。

 撘萄之?鞎餃?敶?jpg 

張大千為費子彬畫的像,後來成為《費子彬全集》的封面

張大千為費子彬畫像時,費子彬並不在座,大千全憑想像,淡淡幾筆,雖落墨無多,但卻傳神而獨到。背景又畫松樹一株,藉著虯蟠之勁質,來為仁者壽。畫好後,張大千反覆端詳,並張之於壁間,不著一字,及見先後來客,指畫問之曰:「這不是費子彬老醫生麼?」如是經過約十數人,張大千始欣然色喜,對畫像自言:「此真我老友費子彬矣。」於是乃題款云:「子彬老友七十二歲造像,癸卯二月大千弟爰」等十八字,然後送給費子彬。

費子彬得到張大千的畫作後,珍如拱璧。找來詩人、書法家曾克耑題了五絕一首云:「杏林春自滿,龍鬛熙彌青。欲逐長房去,千山劚茯苓。」費子彬又自題:「雲山何處,海日逝歟,四顧茫茫,天地無語。」等句,而囑夫人碧漪書之。又費子彬於龔定盦詩集研讀甚精,掩卷背誦,無所摯肘,故其於診務之餘,遣興寄情,每就龔句剪裁,綴集渾融,天衣無縫,曾寫有《古玉虹樓集龔定厂詩》。他一九八一年病逝後,夫人侯碧漪為其編輯《費子彬全集》於一九八四年出版,其中封面就用張大千為其所畫之像。

 

 

 

 

今日人氣:1  累計人次:192  回應:2

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


登入會員回應本文

沒有帳號?

蔡登山    
蔡登山
余之寫張大千,都請教於人稱「天公」的資深新聞前輩黃天才先生,他與張大千相識相知,交誼逾20餘年,他寫有《五百年來一大千》、《張大千的後半生》是當今最有資格寫張大千的人。
回應    0    0

蔡登山    
蔡登山
昨與董橋先生見面,獲贈《董橋墨趣》,鐵畫銀鉤,抄錄詩詞俱佳,跋文更見其心懷,含英咀華,有深意存焉。文人書畫,值得寶愛。先生更簽名題贈數行文字,許禮平兄笑說一字千金,此冊價值不斐。感謝之餘,特記此一筆。
回應    0    0